2023西泠春拍 | 7.15 紀念聞一多烈士逝世77周年 暨西南聯大專題
時間:2023/07/21 作者:西泠拍賣 來源:西泠拍賣





紀念聞一多逝世77周年



特以此聞家駟舊藏聞一多文獻專題

(由聞家駟家屬友情提供)追憶之。



從抗戰爆發被迫南遷

到聞一多犧牲的九年時間,

是他人生最豐富最顛簸的人生旅程,

也是在此,他的思想為之轉變,

成為一名有才有情的民族勇士。



2023西泠春拍

聞一多(1899~1946)?為聞家駟書?陶淵明句

紙本?鏡片

1944年作?


出版:1. 《聞一多在昆明的故事》P101,余嘉華著,云南人民出版社,1980年。

2. 《聞一多畫傳》,北京大學畫刊社,1986年。

3. 《聞一多全集11 美術》P81,湖北人民出版社,1993年。

4. 《詩人 學者 民主斗士——聞一多》P129,聞立雕、聞立鵬、杜春華、聞黎明著,中國攝影出版社,1996年。

5. 《追尋至美·聞一多的美術》P87,聞立鵬、張同霞著,山東美術出版社,2001年。

6. 《聞一多全集11·美術》P81,湖北人民出版社,2004年

7. 《速讀中國現當代文學大師與名家叢書·聞一多卷》P152,藍天出版社,2004年。

8. 《梅花知己 民國文人印章》P145,管繼平著,上海辭書出版社,2014年。

9. 《聞一多圖傳》P7,聞立雕、杜春華著,湖北人民出版社,2006年。

10. 《文化雄獅·聞一多》P172,劉文孝、劉圣雨著,云南人民出版社,2016年。

著錄:11. 《文史資料選編 第4記輯》P156,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北京市委員會文史資料會編,北京出版社,1979年。

12. 《昆明文史數據集萃 第16輯》P281,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云南省昆明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編,1991年。

13. 《浠水文史 第十三輯 紀念聞一多先生誕辰100周年專輯》P37,浠水縣紀念聞一多誕辰百周年委員會編,1999年。

14. 《想起京都一只鳥》P265,生活·讀書·新知三聯書店,2014年。

15. 《民盟歷史人物 聞一多》P407,聞黎明著,群言出版社,2012年。

刊載:16. 《翰墨傳千秋——聞一多在昆明的題詞集釋》P34,余嘉華著,云南師范大學哲學社會科學學報,1996年。

展覽:17. 《紅燭書畫選萃——浠水聞一多紀念館收藏》,王錦華主編,崇文書局,2009年。

說明:聞家駟上款,由其家屬友情提供。時聞一多與胞弟聞家駟同在西南聯大教學。

此為抗戰時期聞一多書陶淵明句,表達抗戰流亡中對家鄉的思念之情,作于1944年春,蓋自用印“金汁灌叟”。出版并著錄于眾多聞一多相關文集。

聞一多的手跡在市場中非常少見。

據聞家駟在《關于一多兄書寫的兩個條幅》中回憶,其時他住在昆明云南大學附近,住所環境雅靜,令其想起了陶淵明“孟夏草木長,繞屋樹扶疏。眾鳥欣有托,吾亦愛吾廬”之句,遂攜紙“請一多兄題了陶淵明這兩句詩”。

所及“湖上老宅”,即聞一多家鄉浠水老屋。老屋后面是高坡,屋前是一篇稻田,稻田下有“望天湖”。所蓋印章“金汁灌叟”中“金汁”為昆明一條河流之名,名為“金汁河”。自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后,聞一多攜家眷隨校遷往昆明,在西南聯大多年,因戰事焦灼,家國破碎,自此未曾返回浠水老家。 

76×14.5cm



1938年初,日軍沿長江進犯中國腹地,長沙臨時大學決定南遷昆明。


“查本校遷滇原擬有步行計劃,借以多習民情,考察風土,采集標本,鍛煉體魄,務使遷移之舉本身,即是教育?!?/em>


聞一多報名參加步行計劃,出發前他回湖北老家省親,老友顧毓琇邀請他留在武漢,到教育部任職,他婉辭了。


臨別時,面對妻兒,他淚流滿面,說“學校太困難了,我要回去了,咱們云南見?!?/span>


戰時,因親身感受和目睹了太多流離失所,聞一多喜歡寫陶淵明句以表達思鄉之情。



2023西泠春拍

聞一多(1899~1946)?書顧炎武名言

紙本?鏡片


出版:1. 《聞一多在昆明的故事》P55,余嘉華著,云南人民出版社,1980年。

2. 《聞一多畫傳》,北京大學畫刊社,1986年。

3. 《聞一多》P129,劉烜著,人民出版社,1986年。

4. 《聞一多全集11·美術》P94,湖北人民出版社,1993年。

5. 《聞一多畫傳》P165,聞黎明著,河南人民出版社,2005年。

6. 《聞一多全集11·美術》P94,湖北人民出版社,2004年。

7. 《速讀中國現當代文學大師與名家叢書·聞一多卷》P153,藍天出版社,2004年。

8. 《聞一多圖傳》P157,聞立雕、杜春華著,湖北人民出版社,2006年。

9. 《拍案頌:聞一多紀念與研究圖文錄》P372,聞立樹、聞立欣編著,北京圖書館出版社,2007年。

10.《中國文學十講》P5,陸萼庭、趙昌平編著,上海教育出版社,2014年。

11. 《中國文學十講》P5,陸萼庭、趙昌平編著,上海教育出版社,2018年。

著錄:12.《文史資料選編 第4記輯》P157,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北京市委員會文史資料會編,北京出版社,1979年。

13. 《昆明文史數據集萃 第16輯》P284,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云南省昆明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編,1991年。

刊載:14.《翰墨傳千秋——聞一多在昆明的題詞集釋》P35,余嘉華著,云南師范大學哲學社會科學學報,1996年。

展覽:15. 《紅燭書畫選萃——浠水聞一多紀念館收藏》,王錦華主編,崇文書局,2009年。

說明:聞家駟舊藏,由其家屬友情提供。

聞一多為育材同學書條幅,錄顧炎武名句,是聞氏書生報國情懷的重要見證。出版并著錄于聞一多眾多文集。

聞一多的手跡在市場中非常少見。

據聞家駟《關于一多兄書寫的兩個條幅》記載,此件系聞一多犧牲后,聞家駟整理遺物時發現并裝裱保存下來,“寫這個條幅的年代大約在1944至1946年間,題款’誦之’二字意義深長,說明了一多兄不但自己關心國家大事,,而且也說明他滿腔熱情地關懷著當時青年一代的成長?!敝敝谅勔欢酄奚?,該條幅一直未能送交“育材同學”手中。

“天下興亡,匹夫有責”句出顧炎武《日知錄》,“有亡國,有亡天下……保天下者,匹夫之賤,與有責焉耳矣!”梁啟超將此句概括為“天下興亡,匹夫有責”。

60×16cm



1938年2月15日,聞一多、李繼侗、曾昭掄、袁復禮等教授和體檢合格的284名男同學,從長沙出發,開始三千里的徒步西南之旅。


“國難期間,走幾千里路算不了受罪,”聞一多在一路上畫下了許許多多的寫生作品,記錄祖國西南地區的風土民情。


“再者,我在十五歲以前,受著古老家庭的束縛,以后在清華讀書,出國留學,回國后一直在各大城市教書,過得是假洋鬼子的生活,和廣大的農村隔絕了。雖然是一個中國人,而對于中國社會及人民生活,知道得很少,真是醉生夢死??!現在應該認識認識祖國了!”


對于聞一多的治學,錢穆在《師友雜記》中這樣寫道(1937年11月11日,從北京、天津遷往長沙的長沙臨時大學開課了,文學院因校舍問題,只得設置在一百多公里外的衡陽南岳。):


“一日,余登山獨游歸來,始知宿舍已遷移,每四人一室,不久即當離去,時諸人皆各擇同室,各已定居,有吳雨僧(吳宓)、聞一多、沈有鼎三人,……乃合居一室,而尚留一空床,則以余充之?!?br/>
“室中一長桌,入夜,一多自燃一燈置其座位前,時一多方勤讀《詩經》《楚辭》,遇新見解,分撰成篇?!?/em>



2023西泠春拍

聞一多(1899~1946)?《伏羲與葫蘆》等、分類輯錄經書典籍文稿

說明:聞家駟舊藏,由其家屬友情提供。


聞一多在給妻子的家書中寫道:


“昆明房租甚貴,置家具又要一大筆款,我手上現無存款,故頗著急,快一個月了,沒有吃茶,只吃白開水。今天到(陳)夢家那里去,承他把吃得不要的茶葉送給我,回來在飯后泡了一碗,總算開了葷?!?/span>


“本來應該戒煙,但因煙不如茶好戒,所以先從茶戒起,你將來來了,如果要我戒煙,我想為你的緣故,煙也未嘗不能戒?!?/span>


經濟十分窘迫的時候,聞一多開始賣文,替他人治印,刻章一枚可支撐一家人好幾天的伙食。



戰時聞一多在治印



據聞一多嫡侄聞立樹、聞立欣介紹:1943年初,聞家駟妻子劉春畹待產,因家境困難,無力至醫院接產,后受昆明煉銅廠廠長阮鴻儀(聞家駟留法同學)邀約,至該廠職工醫務所生育,阮并約請友人吳一峰大夫予以照拂。


嬰兒順產后,聞家駟選購石料,請胞兄一多篆刻名章,欲以之贈吳。后因吳一峰離昆,石章未能送達本人。聞家駟又請其兄磨平印面,改刻“聞家駟印”。這枚名章遂成聞家駟此后十分珍愛之物。





2023西泠春拍

聞一多(1899~1946)?為胞弟聞家駟刻?壽山石自用印?

約1943年作


出版:《拍案頌:聞一多紀念與研究圖文錄》P418,聞立樹、聞立欣編著,北京圖書館出版社,2007年。

著錄:《拍案頌:聞一多紀念與研究圖文錄》P418,聞立樹、聞立欣編著,北京圖書館出版社,2007年。

說明:聞家駟舊藏,由其家屬友情提供。

此為聞一多刻壽山石螭形鈕姓名章,約篆于1943年,是聞氏兄弟情誼和抗戰時期學者清苦生活的重要見證,有出版、著錄。

聞一多印章在市場中非常少見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聞一多此前還曾為聞家駟刻過名章用于領薪辦事。據聞家駟撰文《遇劫記》回憶,1941年日機轟炸昆明,聞家駟一家在避難途中遭遇搶劫,印章因此丟失,故有上述補刻之舉。

附印章照片一幀。

1.5×1.5×7.2cm


出版物圖版


聞家駟持印舊照


聞家駟(1905~1997),原名常,又名籍,字鐵侯,號尊五,筆名硯田。湖北黃岡浠水人,聞一多胞弟。1925年入上海震旦大學預科,學法語。1928至1934年間兩度赴法留學,先后進入巴黎大學、格林羅布大學。1934年回國,先后執教于國立北京大學、國立北平藝專、西南聯大、私立中法大學。曾任全國政協常委、北京市政協副主席、法國文學研究會名譽會長、全國聞一多研究會名譽會長等。譯有《雨果詩選》《法國十九世紀詩歌選》《紅與黑》,著有《談波德萊爾》《讀雨果的詩》等。




他體會到人民疾苦,說“我這一二十年的生命,都埋葬在古書古字中,究竟有什么用?,F在不用說什么研究條件了,連起碼的人的生活都沒有保障。國家糟到這個田地,我們再不出來說話,還要等到什么時候?!?/span>


當時宣傳革命思想,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辦印刷廠,聞一多就刻章籌款幫助學生運動,出款六萬巨資,自己卻連一件像樣的衣服都不舍得添置。


聞一多看妻子高孝貞打毛衣






2023西泠春拍

聞一多(1899~1946)?最后的自作詩《八教授頌》手稿

文稿?一頁


刊載:1.北京大學、清華大學等主辦《詩聯叢刊》第1期,民國三十七(1948)年6月11日。

2. 《北京盟訊》第7期,中國民主同盟北京市支部編,1986年。

詩文著錄:3. 《聞一多詩集》P343-346,聞一多著,四川人民出版社,1984年。

4. 《聞一多選集 第1卷》P188-191,聞一多著,四川文藝出版社,1987年。

5. 《聞一多全集 卷1》P262-263,聞一多著,湖北人民出版社,1993年。

6. 《聞一多作品精選》P208-209,聞一多著,云南人民出版社,2019年。

說明:聞家駟舊藏,由其家屬友情提供。

此為聞一多代表作、最后的新詩《八教授頌》手稿,寫于1944至1946年間,是聞一多發表《奇跡》十五年后創作的第一首詩,也是聞氏生命中的最后一首詩,體現出詩人政治思想和詩風的轉變,其責備和諷刺流露出一個革命者的變革激情,是抗戰勝利前后聞氏革命斗爭意志的集中、深刻反映,意義非凡。

此為市場上僅見的聞一多詩稿。聞一多為新月派代表詩人和學者,其在早年留美期間曾創作出家喻戶曉的組詩《七子之歌》。

此詩在聞氏殉難前未公開發表,初刊于1948年6月11日由清華大學、北京大學等高校聯合主辦的《詩聯叢刊》第1期;1986年紀念聞一多殉難40周年之際,由聞一多得意門生范寧(后任清華大學教授)將該詩整理發表在《北京盟訊》第7期;后被廣泛收錄進各個版本的聞一多全集、詩集、選集等。

此稿與初刊本在詩文內容、排版格式上幾乎完全一致,無明顯修改痕跡,系定稿。

《八教授頌》原擬作八節,開始創作于1944年7月1日,然而作者在寫完第一節《政治學家》后便因故輟筆。詩題中“八教授”分別指張奚若、潘光旦、馮友蘭、錢穆、梁宗岱、沈從文、卞之琳及聞氏自己。第一節中“政治學家”即指張奚若(時任西南聯大、清華政治系主任,聞一多摯友)。

檢《聞一多全集》,1944年7月1日聞氏致張奚若函,謂“整十五年沒寫詩,今天為你張奚若破戒了,就恕我拿你開刀吧。計劃是要和教授階級算賬,除你外,還有潘光旦、馮友蘭、錢穆、梁宗岱、沈從文、卞之琳,和聞一多自己等七個冤家,題名曰‘八教授頌’”,接著道出其以張作《八教授頌》開篇的理由,稱“屈你作陪,并坐首席,有兩個用意:(一)‘春秋’責備賢者。(二)這里有賢,也有真不肖,而且是天天要見面的,話過火了,太不好意思,如果有你作伴,人家面子上也好看點?!?/span>

值得一提的是,1948年7月20日,即聞詩在《詩聯叢刊》初刊后不久,《北大半月刊》刊登了張奚若《紀念一多先生死難二周年》一文,謂“一多,順便再談一件事,我很可惜你那篇《八教授頌》長詩沒有寫完,不然,雖然不敢說一定會‘與別人有益’,但總可增加青年人對于人性的認識,對于社會革命運動進一步的了解。假如你那篇原來可與《八哀詩》媲美的大作沒有寫成的原因是和我那天與你談話有關,那我就真的追悔無及了”。由此可知,張、聞二人曾就《八教授頌》的創作展開討論,而此次晤談與聞此后的撂筆是否有關仍有待考證。

24.5×15cm




1946年4月30日,我去看了聞一多教授,他說,同學們在這兒干出了驚人的事情(一二·一反內戰愛國學生運動),他們走上了艱難的道路,他們愿意承擔困難。


他(聞一多)握住我的手,說:我們一定要和平,別的算不了什么。他露出牙齒微笑著。我久久目送他順著小街走去,藍色的長衫在風中移動著?!?/em>


——西南聯大教授 白英(英)《聞一多印象記》




1946年7月11日,

西南聯大復員的最后一批學生離開昆明,

當晚,“救國會七君子”之一的李公樸在昆明被暗殺,

聞一多聽聞當即通電全國,控訴反動派的罪行。


聞一多為《學生報》的《李公樸先生死難專號》題詞:

“反動派,你看見一個倒下去,

可也看得見千百個繼起的?!?br/>


7月15日,在云南大學舉行的李公樸追悼大會上,

主持人為了他的安全著想,沒有安排他發言,

但聞一多毫無畏懼,拍案而起,

慷慨激昂地發表了

著名的《最后一次演講》。


下午,聞一多在長子的陪同下,

主持《民主周刊》社的記者招待會,

散會后,在返家途中,

被槍殺于昆明街頭,不幸遇難。





▼▼

西南聯大成立

85周年紀念專題


2023西泠春拍

朱自清(1898~1948)、楊振聲(1890~1956)、俞平伯(1900~ 1990)、羅 庸(1900~1950) 為楊光社作 書法四屏

紙本 四屏

1946、1947 年左右作


詩文著錄 :1. 《俞平伯詩全編》P420-421,浙江文藝出版社,1992年。

2. 《俞平伯全集》第 1 卷 P449-450,花山文藝出版社,1997年。

說明 :楊光社上款。委托人得自其家屬。

朱自清、羅庸、楊振聲、俞平伯作書法四屏,為市場中僅見的四人作四條屏作品,極其少見。

作者四人均為清華、北大或西南聯大教師。四屏約作于1946、1947年間,即西南聯大復校前后,是聯大歲月的重要見證。

朱自清書法作品在市場中非常少見。

四屏分別為朱自清節錄陳寶琛《滄趣樓雜詩》、羅庸節錄《李秀碑書》、楊振聲錄唐人鄭仲賢《竹枝詞》、俞平伯節錄自作《夢雨吟》詩。

77×20.5cm 80.5×21cm  83×19.5cm 85×20cm









2023西泠春拍

劉文典(1889~1958) 致商務印刷館論《莊子補正》及中研院首屆院士評選的信札二通

信箋 二通四頁

1948年作


說明 :商務印書館上款。

此為劉文典1948年1月10日、16日所作信札二通,圍繞中央研究院首次院士評議會及出版代表作《莊子補正》而作,將劉氏“狂人”形象展露無遺。

劉文典墨跡在市場上非常少見。

據信可知,劉氏《莊子補正》交付商務印書館已多年。因臨近中研院首屆院士選舉,“中央研究院、教育部屢次函詢”有無著作,而商務印書館承諾出版的《莊子補正》樣本因戰事原因遲未送給劉文典,劉氏誤以為該書遲遲未能印成,勢必影響其評選院士,故怒而去信質詢。殆收到樣書后,確信該書已于1947年印成,因戰事發生致以運輸堵塞,遲遲未能送達,遂作信致歉。前后態度之轉變令人莞爾。

《莊子補正》為劉氏代表作,可謂近現代考證最嚴謹、收錄最浩繁的《莊子》研究。陳寅恪在序中贊美“然則先生此書之刊布,蓋將一匡當世之學風,而示人以準則,豈供治莊子者必讀而已哉”。書中收錄《莊子》內、外,雜篇全文,郭象注,成玄英疏及陸德明所釋《莊子》音義,校之以歷代諸版《莊子》,旁征博引王念孫、王引之等人??背晒?,并加以個人補注。是書1923年動意,時斷時續,至1938 年完成,前后達十五年之久,1947年由商務印書館印成出版。

中央研究院第一次院士評選 1948年3月在南京舉行,劉文典為人文組候選人,后經四次會議及傅斯年反對,劉未能當選。中央研究院是當時國家的最高科學(包括人文)研究機構,院士選舉十分慎重,當選研究院院士一時被認為是一種特殊榮譽。劉文典十分看重此事,以致反復催問出版未果,以“研究院評議會討論院士候選人時別人均有著作,唯典獨無”,怒言商務印書館“不顧著作人利益一至于此”。

附商務印書館覆信稿二通二頁。

27.5×16.5cm×4








2023西泠春拍

沈從文(1902~1988) 致崔耕論自身經歷及章草流變的長信

信箋 一通六頁(帶信封一枚)

1979年5月9日作


出版 :《河南畫報》1992年第1期。

刊載 :《河南畫報》1992年第1期。

著錄 :《沈從文全集》第二十五卷 P308-310,北岳文藝出版社,2002年。

說明 :崔耕上款并題跋。陳天然題簽。

此為沈從文論自身經歷及章草流變的長信,達 6 頁,帶信封,作于1979年5月9日,改革開放初期。信中記錄的沈從文作品被禁、由文學轉向博物館的經歷令人痛心,展現的豐富書法知識則令人佩服,斷非如信中所述“假里手終不易改成真內行也”。其中并談到劉半農、湯爾和、施蟄存、余紹宋、林宰平、章梫、羅敦曧、卓君庸等。

信件影印并全文刊載于《河南畫報》1992 年第 1 期,同期刊有崔耕《拜師沈從文》一文,談及此信由來,自述其“先是向施蟄存先生求教,后經施先生介紹,又向沈從文先生問學,于是就有了這封長長的信函”。

信札通篇可見諸多涂抹及增補改寫痕跡,除少數因筆誤改寫外,其余多為表述內容作限定或補充說明,如將“師頌用筆沉重,和常見隋代小墓志少共同處”旁加行間注并稍事潤色,改為“師頌,過去中華影印墨跡以為隋人書,用筆沉重而活潑,惟和常見隋代小墓志少共同處”;將“曹娥碑后書章草一行,似后人偽托”改為“曹娥碑真跡后書章草一行,亦疑后人偽托”;將“用章草書的”改為“用章草書作題跋的”等,不一而足。

寫信時,十一屆三中全會剛結束數月,“新社會凡事實事求是”,沈從文社會地位及生活狀況開始好轉。

25×19.5cm×6








2023西泠春拍

胡 適(1891~1962) 致余家菊論資助留學生和《丁文江的傳記》的信札二通

信箋 二通二頁(帶信封一枚)

1956年作


說明:余家菊上款,余傳韜舊藏。

胡適信札二通,圍繞紀念丁文江逝世二十周年、刊印力著《丁文江的傳記》,以及資助留學生和余家菊而作,1956年3月7日、17日作于紐約, 具可見胡適提攜后進、關懷友人之情。 

3月17日信中談到《丁文江的傳記》即將在臺灣出版,“凡十萬多字”。該書系胡適應“中央研究院”院刊編輯委員會征稿、為紀念丁文江逝世二十周年而作,信中即言“今年一月五日是他逝世的二十周年,日月如飛,真可怕!”。據《胡適日記全編8》1956年3月7日記,“今天廷黻回國,我要托他把《丁文江傳記》稿本帶回去交中央研究院付印?!?月12日“補寫了《在君傳》的末章,記他的死。全傳不止十萬字?!碑斨诖似陂g,胡適一直全身心投入撰寫《丁文江的傳記》。該書于1956年12月由“中央研究院”初版,出版后計有十二萬字,是胡適傳記作品中篇幅最長的一部力作。余家菊去臺后寓居臺北,晚年患目疾。3月7日信應是胡適回復余氏尋求經濟幫助的覆信,信中多述及經濟明細的內容。

28×21.5cm 27.5×20.5cm








2023西泠春拍

傅斯年(1896 ~ 1950) 致芮逸夫論史語所遷臺及出任臺大校長的長信

信箋 一通六頁 

1948年12月28日作


說明 :芮逸夫上款。

此為傅斯年赴臺前夕所作長信6頁,作于1948年12月28日,圍繞史語所遷臺、赴臺同人及家屬安置、出任臺大校長及辦校方針等作, 談到浦薛鳳(溥秘書長)、郭懺(郭總司令)、郗恩綏、那廉君(簡叔),可見遷臺初期大陸學者及其家屬在臺灣艱難安身的景狀,亦可見傅斯年辦事之干練、公正。未見發表。 

信中直接談到傅斯年出任臺大校長的原因。從中可知校長任命于公布前未經得傅同意,傅之所以同意,與史語所遷臺后處處需用到臺大 校園息息相關。答應后,傅斯年以為“既為臺大校長,即不得不盡臺大之責任,故此次膽子實在太大,且不易辦好”,但“必開誠心, 布公道,為臺灣青年努力,取信于人”,果然在此后對臺大進行大刀闊斧地改革,盡職盡責,將臺大辦成了寶島上最好的一流大學。傅斯年作此信時尚在大陸,芮逸夫則已先赴臺灣,押送第一批運臺文物并聯系存放地,所言“此次兄勞苦之至”當指此事。信言“海軍船開時,一陣紊亂,致使尊夫人未能搭上”,指第一批遷臺文物出發當日情形。傅信言其家屬可于“下月初二三”“坐海滬輪赴臺”,此即第二批運送文物的船只,由杭立武雇請的招商局輪船“海滬”號承運,1949年1月6日南京出發直抵基隆。 

信中積極安排史語所赴臺人員及家眷的住所問題、臺大校舍利用問題。

附傅斯年工作時照片一幀。









2023西泠春拍

董作賓(1895~1963)、袁同禮(1895~1965)、蕭 干(1910~1999)等 致李濟、熊海平有關胡適及傅斯年等信札文稿一批

信箋約五十通六十二頁(帶信封四十五枚)、文稿十一頁、鏡片一幀、照片一幀

約 1946 至 1958 年作


說明 :李濟、熊海平上款。熊氏為董作賓夫人。

此為董作賓、袁同禮、蕭干等人所作信札約50通62頁,作于1946至1958年間,部分毛筆書就,涉及首屆中研院院士選舉、傅斯年在美治病回國、解放戰爭時局、胡適擔任中研院院長、設立甲骨文研究室等事,談到錢穆、蔣復璁(慰堂)、石璋如、毛子水、黃君璧、全漢升、柳無忌、丁文淵(字月波,丁文江四弟,曾任同濟大學校長)、劉百閔、李孝定、顧立雅、李劍晨、李方桂、司徒喬、孔德成、田寶岱、賀光中、許孝炎、何茲全、周法高等。

董作賓此批信札跨時 12 年,自董 1946 年赴美國芝加哥大學任教開始,至 1958 年自香港返臺為止,涵蓋了董作賓晚年工作及生活的幾乎全部軌跡。

約 A4(大多數)








2023西泠春拍

張元濟(1867~1959)、楊樹達(1885~1956)、秉 志(1886~ 1965)、朱經農(1887~1951)、梅貽琦(1889~1962)、竺可楨(1890 ~1974)、張資平(1893~1959)、嚴濟慈(1901~1996)、周培源(1902~1993)、梁思永(1904~1954)、羅念生(1904~1990)、鄧廣銘(1907~1998)等 與商務印書館往來信札文稿一批

信箋約九十五通一百三十頁、文稿約一百零五頁

約1942至1954年作


說明 :商務印書館張元濟、王云五、朱經農等上款并批閱。

此為梁思永、鄧廣銘、楊樹達、嚴濟慈、秉志、羅念生、張資平、梅貽琦與商務印書館往來信札、文稿一批,共有信札近百通約130頁、文稿約105頁,圍繞稿件審閱、書籍再版與編排添印、版稅結賬等內容而作。其中,部分信札有張元濟、朱經農審核并批示。集中作于1942至1954年間,時間橫跨抗戰后期、解放戰爭、建國初三個時間段,涉及商務香港分廠、北京分廠、重慶辦事處等人事機構。

梁思永、張資平手跡在市場中均較為少見。

梁思永此信作于 1949年11月23日,圍繞新中國成立后歷史語言研究所出版相關事宜而作。寫信時,梁氏甫當選中央研究院首屆院士。信中,梁氏催促盡快出版歷史語言研究所相關著作,抽出《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》第二十一本中李光濤所作二文,并詢問董作賓著作《小屯 · 殷墟文字乙編》上、中冊售價等事。其時,研究所部分人員已遷往臺灣,商務印書館內部經營狀況混亂,致使出版之事耽延。又因北平解放,《乙編》上中冊需重新定價出售,均需研究所與商務印書館重新商辦。

梅貽琦1通2頁,為推薦周培源及其文章《理論力學序》而作,鈐梅氏印章。

鄧廣銘信札2通,圍繞代表作《辛稼軒年譜》《稼軒詩文抄存》《稼軒詞編年箋注》修訂和出版等事而作,時在1946、1948年。

楊樹達信札3通,分別作于1943、1953、1954年,論及《春秋大義述》《老子古義》《漢代婚喪禮俗考》等著作出版事宜,兼及蔣介石、公私合營等。由信可知楊氏對建國后商務在再版、版稅結算等事務上頗為微詞。

A4 大?。ù蠖鄶担?/span>








2023西泠春拍

吳 晗(1909 ~ 1969)《偉大的歷史學家司馬遷》完整文稿 

文稿 二十六頁 

1961 年作 


刊載 :1. 《人民文學》P34-39,中國文聯主辦,1962年第2期。 

著錄 :2. 《學習集》P73-84,吳晗著,北京出版社,1963年。 

3. 《吳晗選集》P381-391,吳晗著,蘇雙碧、王宏志編選,天津人民出版社,1988 年。 

4. 《吳晗晚年歷史隨筆》P158-170,吳晗著,新世界出版社,2017年。說明 :此為吳晗1961年作《偉大的歷史學家司馬遷》文稿26頁,有本款,初載《人民文學》1962年第二期,后收入多種吳晗文集。文稿通篇有各種刪寫涂改痕跡, 修改后與刊行本別無二致,系定稿。稿中多有編輯??焙圹E,稿首有“人民文學1962年2月稿”字樣,每葉稿紙天頭均有“人民文學”戳記,可知即為《人民文學》的出版底稿。 

吳晗的手稿在市場中非常少見。 

此稿為司馬遷的人物小傳,以《史記 · 太史公自序》為基礎,介紹司馬遷的生平事跡,著重介紹其青年時期游覽大江南北、因李陵案遭遇腐刑、司馬談因不克參與封禪泰山憂憤死等事,高度評價司馬遷及《史記》的成就。 

修改筆跡含毛筆、黑筆、藍筆、紅筆等多種,其中毛筆當為作者親自修改。

29.5×22cm×26








2023西泠春拍

梁實秋(1903 ~ 1987) 致梁文茜論莎士比亞研究及《雅舍小品》出版等家書十六通

信箋十六通十六頁(帶信封十四枚)、照片一幀

1981至1986年作


說明 :梁實秋長女梁文茜上款及舊藏。

此為梁實秋1981至1986年間家書16通,含韓菁清定妝舊照一幀,談及莎士比亞研究,《雅舍小品》等著作出版,悼念亡妻程季淑,品嘗評論美食,學術交流,起居行止等,兼及徐志摩、陸小曼、聞一多、聞立雕、聞立鶴、梅葆玖(梅蘭芳兒子)、梁文薔及其丈夫邱士耀,梁文騏及其妻肖敬塘、二女梁麗和梁越、程季淑、程凌云、韓菁清、梁文騠、陳景裕(厚德福掌柜)、孫女婿黃偉先、梁治明、梁亞紫(三姑亞紫)等。家書集中作于上世紀八十年代初,其時梁實秋在發妻程季淑去世后輾轉于西雅圖和臺北兩地,與在大陸任律師的梁文茜及其他子女聚少離多,故家書皆飽含深情,絮叨的用語展露遲暮父親的關懷。

其中一通作于1986年8月21日,為梁氏最晚年家書之一。

1983年5月29日來信中有言“近兩個月應邀寫了一本莎士比亞,十萬字,限期交稿?,F已完成九萬字,”。所及“莎士比亞相關著作”應指 1983 年由時報出版發行的《永恒的劇場——莎士比亞》。

尺寸不一








2023西泠春拍

吳德鋐(1922~2018) 西南聯大時期日記

洋裝本 一冊(約三百二十五頁)

1939至1943年作


出版 :《百年翰跡》P107,李世琦編著,河北教育出版社,2022年。

說明 :此為吳德鋐就讀西南聯大時所作日記《生命之縮影》一冊,多達約325 頁,作于1939至1943年間,所記內容包括抗戰形勢、西行路線、昆明入學、耗費川資、聯大課程、閱讀書目、同學交誼、生活備品、空襲警報、川渝求學等內容,對于抗戰期間西南交通、物價水平、物質供應、學人治學等研究具有一定價值。

日記含毛筆、鋼筆、鉛筆等多種筆跡,部分內容用英文書就,間有手繪西行地圖、用度賬單、樂譜、詩詞鈔、英文格言等內容,涉及吳氏四川、重慶、昆明等地行止。吳德鋐時在西南聯大政治系就讀,日記中對國內、國際新聞時事及政治動向著筆較多,并及羅家倫的中央大學講演、孫中山紀念等內容。其中,1943年5月4日記 :“五四運動之日,原定為青年節,去年政府明令取銷,不明其意義安在”。

日記所涉人物包括 :賀麟、錢端升、徐裕榮(清華首屆學生自治會主席)、徐康寧、胡審微、龔祥瑞、周海齡、魏彥章、黃作舟、徐耀周、李忠富、陳錫祺、吳家槐、孫善康、蔣祖培、趙善繼、葉秀峰等。

此外,日記末記有陳序經、胡哲敷、蔣祖培、江澤宏等200余人通訊地址,涉及中央大學、重慶大學、四川大學、浙江大學、金陵大學、同濟大學、大夏大學、復旦大學、武漢大學、湖南師范學院、西南聯大、北平研究院歷史研究所、軍委會上將參議室、行政院經濟會議秘書處、外交部秘書處、中央銀行等。

18×13cm(冊頁尺寸)





想找女人睡觉去哪里,找小姑娘的电话号码,找女人睡觉要多少钱,找男陪玩的女老板